• <xmp id="vhw13"></xmp>
      1. <bdo id="vhw13"></bdo>
        <track id="vhw13"></track>

        <menuitem id="vhw13"><strong id="vhw13"></strong></menuitem><tbody id="vhw13"><div id="vhw13"><address id="vhw13"></address></div></tbody>

        <menuitem id="vhw13"></menuitem>
      2. <track id="vhw13"></track>
      3. <track id="vhw13"><div id="vhw13"></div></track>

        熱門標簽: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基于語義學《布蘭》的譯文分析和翻譯技巧

        基于語義學《布蘭》的譯文分析和翻譯技巧

        時間:2021-09-01作者:鄭振隆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基于語義學《布蘭》的譯文分析和翻譯技巧的文章,在實際的翻譯工作中運用各種翻譯技巧,在不違背翻譯基本原則的基礎上進行翻譯。通過對《布蘭》譯文的分析研究,我們可以看到,語義視角下的翻譯,是一種科學性的翻譯方法,能夠很好地傳達源語言意思。

          摘    要: 語義視角下的源語言翻譯研究,是近幾年來一種熱門的研究方式。從翻譯理念、翻譯策略、翻譯技巧這三個方面對《布蘭》進行語義視角的分析,以期為其研究提供參考,在實際翻譯中提高譯者的水平,給翻譯提供一定的理論支持。

          關鍵詞 :     語義視角;《布蘭》;源語言;

          Abstract: The study of source language translation from a semantic perspective is a popular approach in recent years. This paper makes a semantic analysis of Bran from the three aspects of translation concepts, translation strategies and translation skills, hoping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its research, improve the translator's level in practical translation and provide some theoretical support for translation.

          Keyword: semantic perspective; “Bran”; source language;

          近年來,語義視角下的翻譯研究成果顯著,在眾多研究中脫穎而出,成為研究熱點[1]。語義翻譯最早是由英國翻譯理論家Newmark提出的,是指在目的語言結構和語義許可的范圍內,將作者的原意準確地翻譯出來。這實際上是強調原文的本意和作者的原意,不以迎合目的語文化環境的翻譯要求,而失去源語言的本意。不同的語言有不同的語言規范,如果僅僅按照原文的構詞順序,逐字逐句進行翻譯,譯文也難免出現語義不通、句意模糊、前后矛盾的情況。語義視角下的翻譯,需要遵照句法結構和語義規則,通順完整地翻譯原文,以最大限度地展現原環境下的語言特色。

          1 、翻譯理念

          1.1、 交融與互補

          翻譯時,語義要盡量達到互補交融的境界,即當源語言作者的語言過于抽象化或象征性時,翻譯者應該力求翻譯的“形神相似”,充分發揮想象力和關聯性,達到形式交融、情志相通的翻譯效果,在不同語言形式中尋找共同點和關聯性,力求達到和諧自然的翻譯境界。

          1.2、“文化傳真”

          翻譯要遵循“文化傳真”,避免“文化失真”,特別是要避免“以假亂真”,給目的語讀者引起過多的聯想或“文化錯覺”[2]。如His speeech is full of“damns”.譯文:他滿口“他媽的”;另譯:他滿口“該死的”。如果這句話是出自英美人之口,就應該翻譯為“該死的”,因為“他媽的”是漢語的口頭罵人語。又如A:Why do cowboys always die with boots on?B:So they won’t stub their toes when they kick the bucket.譯文一:A:為什么牛仔死時總穿著靴子?B:那樣他們死的時候就不會碰到腳趾。譯文二:A:為什么牛仔死時總穿著靴子?B:那樣他們上西天時就不會碰到腳趾。譯文三:A:為什么牛仔死時總穿著靴子?B:那樣他們蹬腿的時候就不會碰到腳趾。在這個例子中,“kick the bucket”是一個極其富有俚語色彩的短語,意思是“死”,具有戲謔之意。原文利用“踢木桶”和“碰腳趾”之間的語義關聯,很巧妙地構成了雙關,十分幽默。但是在漢語中,很難找出一個兼具了“死”和“踢木桶”這兩層意思的詞語,所以三個翻譯選取了詞匯的不同語義來進行翻譯。譯文一直接翻譯為“死”,語義準確,但卻沒有原文的幽默。譯文二直接翻譯為“上西天”,雖然語義準確且有幽默感,但“上西天”是漢語式表達,與原文失真。譯文三翻譯為“蹬腿”,既準確又幽默,是三者中最恰當的。
         

        基于語義學《布蘭》的譯文分析和翻譯技巧
         

          2 、翻譯的策略

          2.1 、直譯、意譯和音譯

          傳統的翻譯策略主要有三種立足點:直譯、意譯和音譯。直譯和意譯,貫穿中外翻譯,在學界一直爭議頗大。我國最早進行翻譯的是佛經,最早有記錄的佛經翻譯家是安世高(2世紀),他的翻譯主要是為了傳播小乘佛教的基本教義與修行方法[3]。他同時也是我國直譯派翻譯家的最早代表,曾獲得“義理明晰,文字允正,辨而不華,質而不野”的高度評價(梁皎慧《高僧傳》)。而意譯派認為直譯是缺乏技巧的表現,翻譯應該保留詞語最內部的意思[4],其代表人物為古羅馬著名的演說家、政治家和哲學家西塞羅。在中國古代,翻譯之爭一直沒有斷絕,在現代翻譯界,直譯和意譯已經達成了和解,學者們認為直譯和意譯是兩個不同方面,可以在不同的語境、不同的目的、不同的要求下共存。而音譯則是一種文字符號的轉寫,當源語和目的語之間差異很大、存在語義空白的情況下[5],翻譯不能實現形式或語義的突破,這個時候,音譯就排上了用場。音譯主要涉及人名、地名和新產生的術語,一般寬容性較大,不會引發爭論。

          2.2、 異化和歸化翻譯法

          歸化翻譯法的提出者是著名的翻譯理論家勞倫斯·韋努蒂,他在1995年出版的《譯者的隱身》一書中提出,翻譯時需注重異化與歸化[6]。其中,異化規則是指譯者在翻譯過程中,盡可能地照顧源語言作者的語言習慣和表達方式,不輕易進行刪改、調整、增加,讓目的語讀者在閱讀中去習慣原作者的語言組織習慣。異化規則實際上是站在民族文化差異的角度上,為了最大化地保留源語言中蘊含的民族風格與地域特色,向目的語讀者展現最具特色的異國語言文化而設定的一個翻譯規則。所以,異化的準則要求譯者自身能夠接受源語言作者的語言組織習慣,在翻譯中以源語言作者為向導,進而進行語詞的組合。

          歸化是指譯文需以讀者的閱讀體驗為歸依,在翻譯過程中采取目標讀者較熟悉的語言習慣進行翻譯,以讀者的常用語言表達方式進行闡述,以增強譯文的可讀性,便于讀者閱讀和提升閱讀體驗。

          總的來說,我們的主張是以異化為主,歸化為輔[7]。譯文要充分傳達作者的愿意,就不得不走異化的途徑,因此,異化就成為翻譯的主要手段。但是,譯文必須意通字順,不能根據譯者個人的愛好,而是要從實際需要出發,在兩種翻譯方法中進行選擇。

          3、《布蘭》譯文分析

          《布蘭》的譯文整體上是以異化為主、歸化為輔的翻譯原則。整篇文章構詞清晰,語言自然,尊重源語言作者的語言習慣,大量使用了二字詞和四字格,文章條理有序,層次分明。當然,也還存在不足,比如有些地方還存在“文化失真”的問題,需要再版進行修正。譯者在翻譯中使用了許多翻譯技巧,如一詞多用、長短句的拆分和組合、適當地增刪改以及詞類轉化等,本文主要從一詞多用、被動與主動進行轉化、四字格、四字成語等方面,對《布蘭》譯文進行詳細的分析。

          3.1 、一詞多義

          在《布蘭》譯文的第一段中,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一詞多用的現象,即譯者在翻譯時,根據具體的語境針對同一個單詞,進行了不同的解釋。比如“hunt”這個單詞,第一次出現時,譯者將它翻譯為“打獵的隊伍”,第二次出現被翻譯成了“打獵機會”,因為這個時候的語境變化成父兄向他告誡這是最后一次打獵機會。又如“left”,本身有“離開”“動身出發”的意思,所以譯者直接根據語義將“left”翻譯作了“啟程”,第二次出現則是“動身”之意。另外,在這一段中,譯者也有翻譯不太準確的地方,如“boar”本意為“野豬”,但是譯者卻譯為了“野熊”,這顯然是不對的。

          3.2 、被動與主動

          我們都知道,英語多被動,而漢語多主動。在翻譯外國作品時,常常要進行大規模改動的就是將被動變為主動。在《布蘭》中譯本中,筆者也看見了譯者的改動痕跡,如“had been behinds&were leaving behind”這兩個短句,一個是過去被動式,一個是過去正在進行時的被動,譯者在翻譯時,選擇去掉被動形態,而變成主動形式,譯為“留在家里”或“要留在家里”,這樣的改動使得句子翻譯起來更合理,也符合源語言。

          3.3 、刪減省略

          在英語中,有許多短句在一個句子中同時出現,如果都一一翻譯,則會犯了漢語中的重復語病。如“rode out,join…as well,ridden out them”都有“一起去”的意思,譯者沒必要重復翻譯三遍“一起、共同”,可以進行合理的刪減。再比如“only”是在表達“轉折”的意思,所以前文中出現的“but”就沒必要再進行翻譯了。

          3.4 、意譯

          有些源語言如果采用直譯的方法,目的語讀者是難以理解的,所以,當譯者在遇上這種情況時,果斷地采取了意譯的方法。如“the girls were only girls”,如果直譯,翻譯過來就是“女孩僅僅只是女該”,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所以譯者根據語境,將其翻譯成“女孩們本身就并不喜歡打獵”,既沒有曲解源語言作者的本意,也沒有犯“文化失真”的毛病,讓目的語讀者更能理解。

          3.5 、增加

          在翻譯時,根據上下文語境,按照邏輯思維習慣,適當地進行增加也是很有必要的。在《布蘭》的第一段、第二段中,都可以看到譯者在部分位置增加了“因為”來增強句子與句子之間的關聯。譯者還增加了“城里人”這個詞,與“打獵的人”進行對比,便于目的語讀者進行理解。在有些語境下,譯者還根據人物的情感,適當地增加了程度副詞,比如在布蘭感到納悶時,譯者在譯文中增加了“很”這個程度副詞,以此表達對瓊恩生氣原因的十分不解。在一些動詞和修飾性詞匯上,如“拔腿”跑過,“乖乖”躺下,“特意”繞路,“對,就這樣,留在這別動”等也可以看到譯者在源語言基礎上進行的適當增加。這些詞語的增加,有助于漢語讀者更好地理解文本。

          3.5 、成語

          在《布蘭》的譯本里,我們還可以見到不少的四字成語的出現,比如“倒背如流、瞠目結舌、滾瓜爛熟、御林鐵衛”等成語。這些成語在一定程度上有“文化失真”之嫌。成語是漢語文化的典范,具有語言精煉、用典眾多的特點。譯者這樣進行翻譯之后,是否夸大或縮小了源語言的意思呢?是否出現了太過“歸化”的問題呢?前文已講到,譯者在進行翻譯時不能輕易改變原文中所蘊含的源語言本意,特別要切忌把他國的文化特色改換成譯語的文化特色,在文化上要力戒歸化,特別不宜“同化”。譯者考慮到漢語讀者的閱讀習慣,對源語言進行合理的翻譯是沒有問題的,但不能將目的語讀者的閱讀習慣放到源語言作者的語言習慣之上,這樣不利于向讀者展現源語言文化特色的美感。

          3.6、 意境

          《布蘭》的最后一段,譯者采用了多種翻譯方法,包括增加、刪減、省略、語序顛倒、動靜結合、四字格等方法。譯者在本段翻譯的四字格包括“一覽無余、交頭接耳、局促不安、人聲喧嘩、熙來攘往”等詞匯,沒有出現過度夸張或緊縮源語言的意思,語言反而顯得凝練準確,極富可讀性。在描述古堡的生活場景和神木林的環境時,譯者還根據語境,采用了對比、反襯和動靜結合的方法,將神木林安靜得近乎詭異的氣氛描寫出來:“仿佛空氣中正在浮動著神秘的氣息,獵狗的犬吠,看似平靜的生活,好像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趨勢”。譯者準確地把握了源語言作者想要向讀者傳遞的這種氣氛,并在尊重源語言的語言習慣下,讓漢語讀者在讀到此段時,能從這種不尋常的氛圍中覺察到政變前夕的緊張與壓抑,將是一場血雨腥風的較量。

          4、 翻譯的技巧

          4.1 、譯文的語言

          長期以來,我國翻譯界提倡的是根據地道的原文、地道的譯文,使譯文讀起來不像譯文,而像原創的作品[8]。近十年來,這種觀點已經受到了不小的考驗與挑戰,更多的人認識到,譯者翻譯作品時,不僅要考慮到目的語讀者的閱讀體驗、語言習慣,考慮自己的翻譯如何向“地道”靠攏,更要考慮到如何發揮譯入語的韌性和潛力,從而翻譯出更能彰顯語言親緣性的譯作語言。一部上乘的翻譯作品,應兼顧源語言和目的語的語言習慣,只有翻譯家兼顧兩國語言各自的特點,從中找到平衡點,我們的譯文才有可能達到更高的水平。

          4.2 、翻譯前的三步驟

          在進行翻譯工作之前,譯者應先做好三件事。第一,理解力。很多人之所以翻譯不準確,語句前后不連貫,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對文本的理解力不到位。要解決這個問題,譯者必須抱著嚴謹的科學態度,在語義、語境、邏輯等方面對原文進行一絲不茍的分析。第二,學會使用工具書。很多人進行英漢互譯時,容易存在英語語言、文化知識不足的問題[9]。無論翻譯什么體裁的文字,原文涉及的學科范圍十分廣泛,這就要求譯者掌握大量的英語詞匯,具有廣闊的知識面。然而,在信息大爆炸的今天,譯者要完全掌握所有詞匯顯然是不可能的。因此,做翻譯的一個關鍵問題,并不在于譯者能懂得多少,而是當譯者遇到難題時,快速查閱工具書找到答案才是關鍵。第三,鍛煉翻譯的實戰技巧。譯者不能總是“紙上談兵”,而是應該進行全方面的聯系。所謂的實戰能力,是包括標題、文化詞語、比喻、標點符號等翻譯,在實戰中去掌握翻譯技巧,總結翻譯規律,從而提高自己的翻譯水平。

          4.2 、翻譯的技巧

          翻譯的技巧說到底就是對語言差異的“靈巧”的處理[10]。在理想狀態中,翻譯要達到“形神皆似”的狀態,但由于英漢兩種語言在詞法和句法上的巨大差異,“形神皆似”的譯文往往不可多得,但我們可以將“完美”設定為目標,不斷地朝著目標努力,豐富理念,總結技巧,在不斷的實際操作中獲得進步。做好翻譯,首先,不能照搬原文的句法結構,而必須考慮漢語的遣詞造句特征,對譯文做出必要的變通,以達到變中求信、變中求順的目的。其次,在尊重原文的基礎上,靈活使用翻譯技巧。最后,翻譯中何時使用翻譯技巧,使用何種技巧,要在尊重原文的基礎上,克服盲目性和隨意性。

          5 、結語

          翻譯本是一項十分艱辛的工作,需要譯者能夠靜下心來,秉持科學的研究精神,在實際的翻譯工作中運用各種翻譯技巧,在不違背翻譯基本原則的基礎上進行翻譯。通過對《布蘭》譯文的分析研究,我們可以看到,語義視角下的翻譯,是一種科學性的翻譯方法,能夠很好地傳達源語言意思。這對于從事翻譯工作的譯者來說,具有一定的建議性和借鑒意義。

          參考文獻

          [1]陳智斌邏輯悖論視角下的語義信息論研究[J]現代信息科技, 2019(20): 196- 198.
          [2]應學鳳韻律與語義互動視角下的動賓倒置復合詞的層次結構[J].漢語學習, 2019(4):53-61.
          [3]曹丹英語義翻譯和交際翻譯視角下《醉翁亭記》兩個英譯本的對比分析[J]四川西部文獻編譯研究中心, 2019(8):578- 582.
          [4]王桐桐,吳若萌從認知語言學的視角來看“心”的語義擴展[J]科技視界, 2019(22): 145-146.
          [5]伍凱輝認知視角下英漢人體部位詞的語義拓展對比一以“頭"“面 和五官為例[J]赤峰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 2019(7):114-116.
          [6]陳敏航.認知語言學視角小漢英水/water”的語義比較[J]文教資料, 2019(17):42-43.
          [7]楊麗華語義場視角下建筑工程英語詞匯研究[J]國際公關,2019(6)-277.
          [8]唐賢清,王巧明語義圖視角下廣西車田苗族人話“是”的多功能性研究[J]湖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 2019(5):81-86.
          [9]孫芳圓.新媒體發展視角下標簽化“語義障礙分析[J].視聽, 2019(10): 185-186.
          [10]寧球漢語俗語語義研究:形式單位概念框架視角[J]文學教育(上) , 2019(11):167-169.

        關聯標簽:
        聯系我們
        • 寫作QQ:3008635931
        • 發表QQ:3008635930
        • 服務電話:13701839868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shlunwen@163.com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將微信二維碼保存到相冊

        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識別

        1.點擊下面按鈕復制QQ號

        3008546108

        2.打開QQ→添加好友/群

        粘貼QQ號,加我為好友

        男女肉粗暴进来120秒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