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vhw13"></xmp>
      1. <bdo id="vhw13"></bdo>
        <track id="vhw13"></track>

        <menuitem id="vhw13"><strong id="vhw13"></strong></menuitem><tbody id="vhw13"><div id="vhw13"><address id="vhw13"></address></div></tbody>

        <menuitem id="vhw13"></menuitem>
      2. <track id="vhw13"></track>
      3. <track id="vhw13"><div id="vhw13"></div></track>

        熱門標簽: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論文多少錢 > 體育論文 > 制約中國式摔跤發展的因素與解決措施

        制約中國式摔跤發展的因素與解決措施

        時間:2021-09-06作者:孟維波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制約中國式摔跤發展的因素與解決措施的文章,目前,中國式摔跤具有不同的技術流派,如蒙古跤、保定跤、山西跤、北京跤等,不同的技術流派之間所展現出不同的中國式摔跤風格,形成各縣地區特色的技術風格。

          摘    要: 中國式摔跤的發展歷程、制約因素和發展策略進行研究,旨在為中國式摔跤的改革與發展提供參考。結果表明:制約中國式摔跤發展的因素為項目、技術名稱不統一,群眾基礎薄弱、分布不均勻,管理機構、相關協會建設滯后,競賽規則定位不清晰。為此,在未來的發展中應加強地區間學習,融合現有流派,增強中國式摔跤的特有風格,加強管理,形成多元發展模式,構建科學的理論體系。

          關鍵詞 :     中國式摔跤;發展策略;歷程;制約因素;

          Abstract: The research on the history, constraints and development strategies of Chinese-style wrestling aims to provide references for the reform and development of Chinese-style wrestling. The results show that:the factors constraining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Wrestling are the disunity of the names of events and techniques. The mass foundation is weak, the distribution is uneven, the management organization and the related association construction lag behind, and the competition rules are not clear. Therefore, in the future development, we should strengthen the inter-regional learning, integrate the existing schools, enhance the unique style of Chinese style wrestling, strengthen management, form a persified development model, and construct a scientific theoretical system.

          Keyword: Chinese Wrestling; development strategy; course; restricting factors;

          中國式摔跤是中國民族傳統體育項目,自1949年以來,中國式摔跤作為全國運動會的正式競賽項目迎來了跨越式發展。但80年代末開始,國家制定、執行奧運金牌戰略后,中國式摔跤退出了全運會的舞臺,相關專業隊相繼解散,中國式摔跤走入了低谷。而今,隨著全民健身和健康中國2030戰略的實施,作為民族傳統體育項目的中國式摔跤又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本文對1949年以來中國式摔跤的歷程、制約因素和發展策略進行研究,旨在為中國式摔跤的良性發展與革新提供參考。

          1 、中國式摔跤發展歷程

          中國式摔跤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全運會時期,即1949~1993年第1、2、3、4、6、7屆全會全上中國式摔跤為正式比賽項目,第二階段是非全運會時期,即1994~至今,中國式摔跤淡出全運會比賽。

          1.1、 全運會時期

          1.1.1、 初始階段(1949~1958年)

          從1949年到1958年,中國式摔跤共舉辦了4次大型比賽,3次為全國性比賽、1次為省市級比賽。在此期間,中國式摔跤進入了有組織、有計劃的高速發展階段。1953年正式成立中國摔跤協會,并審定發布《民族形式體育運動摔跤暫行規定》,在同年舉行的全國民族形式體育表演及競賽大會上使用了該規定。該《規定》指出:中國式摔跤共分5個級別,每場比賽三局兩勝,每局時間為3min,把對方摔成身體除兩腳外第三點著地為獲分點,在比賽中不允許使用危險動作,即用頭頂撞、腳蹬、擊打、勒絞頸部等。1956年對規定進行了部分修改,主要包括每局摔跤次數不限,摔倒一次得1分,3局得分多者獲勝。1957年由體育運動委員會編寫的《中國式摔跤競賽規則》正式審定出版,該規則共分為6章17條,詳細描述了關于場地、服裝、運動員資格、組別、比賽制度、裁判工作范圍和職能以及比賽通則等。這一規則的頒布為中國式摔跤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制約中國式摔跤發展的因素與解決措施
         

          1.1.2、 全運會階段(1959~1993年)

          中國式摔跤是第1、2、3、4、6、7屆全運會正式比賽項目,第5屆全運會沒有將中國式摔跤列為正式比賽項目。第1、2、3屆的級別數量均為8個,第4、6屆級別數量增加為10個,第7屆級別數量降至5個,所有參賽運動員均為成年男子。從表1可以看出,內蒙古、河北、陜西獲得獎牌的人數最多,分別為28枚、26枚、24枚,內蒙古和河北的金牌數最多,均為12枚,說明內蒙古、河北的中國式摔跤發展成果較為突出,陜西其次。在此階段,全國中國式摔跤錦標賽也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共舉辦了18次比賽,在1960~1977年間共舉辦了4次比賽,自1977~1993年每年舉辦一次比賽,這對于中國式摔跤的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表1 中國式摔跤全運會成績分布(枚)
        表1 中國式摔跤全運會成績分布(枚)

          注:解放軍中國式摔跤代表隊在第二屆全運會后解散。

          在第1屆全國運動會中,中國式摔跤作為正式比賽項目,競賽規則使用的是1957年出版的《中國式摔跤競賽規則》。1959年對規則再次進行了修訂和完善,此次修改主要是對技術的革新,實際是朝著靈活、多變的方向發展。1973年修改的規則首次出現了消極圈的規定,消極圈的出現對中國式摔跤的發展帶來了消極的影響。1979年首次增加青年組組別,同時成人組和青年組分別具有10個級別,并規定了消極區。1983年將每場比賽三局兩勝變更為每場比賽2局,并取消了消極區。1987年增加了少年組,同時少年組、青年組、成年組分別具有12個組別,不準越級比賽,每場比賽之間至少間隔30min。在全運會階段,中國式摔跤的基本手法、絞絆類型和動作都有較為準確的定義,中國式摔跤迎來了跨越式發展階段。

          1.2 、非全運會時期

          1.2.1、 低谷階段(1994~2003年)

          1991年中國式摔跤退出了全運會正式比賽項目,各省的省隊相繼解散,雖然還有一些正式比賽仍然如期舉辦,但中國式摔跤進入了低谷。1994年全國中國式摔跤錦標賽在山西舉辦;199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第3屆農運會在上海舉辦,中國式摔跤作為農運會正式比賽項目;1997年首屆中國式摔跤國際邀請賽在北京舉辦;1998年亞洲體育節中國式摔跤國際邀請賽在沈陽舉辦;2000年第1屆全國體育大會中國式摔跤比賽在寧波舉辦;2001年第1屆全國中國式摔跤全國錦標賽在保定舉辦;2002年全國中國式摔跤在滄州舉辦,同年第二屆全國體育大會中國式摔跤在綿陽舉辦;2003年中國式摔跤國際邀請賽在北京舉辦。盡管全國綜合性運動會將中國式摔跤作為正式比賽項目,國際邀請賽也在積極的舉辦當中,但由于退出了全運會正式比賽項目,造成了中國式摔跤項目發展停滯不前。在這一階段,僅2000年對規定進行了修改,且該版規定處于試用階段,并沒有形成統一的競賽規則,這不利于中國式摔跤的進一步發展和傳播。

          1.2.2、 復蘇階段(2004~2010年)

          中國式摔跤作為中華民族傳統體育項目,重振和發展中國式摔跤是保護傳統體育項目的重要任務之一。2004年中國式摔跤發展管理委員會成立,2004~2010年間共舉辦全國性大賽16次,其中全國錦標賽7次,全國大學生團體賽2次,全國冠軍賽2次,全國青少年錦標賽3次,2004~2005年,舉行中國式摔跤跤王爭霸賽2次。2007年《中國式摔跤競賽規則》頒布,明確規定了比賽的儀表、得分標準、犯規標準和裁判判罰尺度等,每場比賽從原有的3min增加至4min,比賽分為上下兩個半場,各2min,中間休息30s。2007規則正式頒布之前,曾在2004~2006年的全國性中國式摔跤賽事中試用,此版規則使中國式摔跤比賽增加了激烈程度,大技術動作出現次數增多,比賽的觀賞性增強。在這一階段中國式摔跤運動發展迎來了新的全盛期,無論是中國式摔跤的訓練、技術,還是賽事的舉辦和競賽水平都上升到新的臺階,具有較大的提高和改進。

          1.2.3、 停滯階段(2011~2012年)

          由于各種原因,2010年底中國式摔跤發展管理委員會解散,缺少了專業委員會的組織和舉辦,2011~2012年無任何中國式摔跤全國性的比賽。

          1.2.4、 常態階段(2013年至今)

          2013年國家體育總局舉摔柔運動管理中心與社會活動部被確定為中國式摔跤的專業管理部門。2014年南京青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式摔跤具有悠久的歷史,是我國很多地區人民喜聞樂見的項目。同年中國式摔跤進入高等院校招生目錄,作為武術與民族傳統體育專業的項目之一。2016年中國式摔跤協會、中國式摔跤發展委員會成立,下設裁判員委員會、教練員委員會、宣傳推廣委員會和競賽委員會,明確了各委員會的工作職責,同時,在委員會的指導下《中國式摔跤十年發展規劃》正式出臺,這不僅對中國式摔跤的組織發展提供了保障,同時對中國式摔跤的普及、創新具有重要的意義。在此階段,國家級常規賽事舉辦活躍,主要分為錦標賽、青少年錦標賽、俱樂部錦標賽和冠軍賽,形式各樣的中國式摔跤賽事也靈活舉辦。參加比賽的省市高達20個,擴大了中國式摔跤的運動人口。在此階段,國家體育總局舉辦了2次國際賽事,參賽的國家有數10個,不僅促進了中國式摔跤的國際間交流,同時提高了中國式摔跤的國際影響力。

          2016年召開中國式摔跤競賽規則研討會,此次研討會的組長由中國摔跤協會主席周進強擔任,針對2007年的規則進行討論與修訂,于2017年1月1日正式公布2017版《中國式摔跤競賽規則》,規則發布后立即在各類大賽中實施。從各項比賽的實施情況來看,新修訂的2017年版規則在得分標準上取消了騰空翻轉,這使得對運動員體能、戰術的運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對判罰異議設置了新方式,對教練員的比賽把控能力和訓練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比賽時試用采用電子計分系統進行計分,提高了裁判的執行力。2020年再次對規則進行修改,新版規則積極鼓勵運動員采取高難度、大幅度的技術動作,最大程度激發運動員主動進攻的意識,遏制比賽中出現的消極行為,極大地增加了比賽的觀賞性。

          2、 制約中國式摔跤發展的因素

          2.1、 項目、技術名稱不統一

          中國式摔跤在1958年為了與引進的國際式摔跤的命名區別開來,將中國傳統的角力命名為中國式摔跤。在中國式摔跤發展的60多年來,從過去的科研成果中的學術論文和著作中可以看出,在很長時間內中國式摔跤的項目名稱不統一,如1983年人民體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國跤術》,1991年紀富禮撰寫的《中國跤法》,2002年陳青山撰寫的《中國快跤》、2007年沈富康撰寫的《中國摔跤書》。同時,在全國范圍內,各地區的同一技術的名稱或技術環節的名稱存在著不同的稱謂,這直接影響到了中國式摔跤的傳播和推廣,尤其是在教學和訓練的過程中,不同的名稱會混淆動作的傳授,給無論是練習者還是傳授者都帶來了非常大的困擾。因此,為了進一步推廣和發展中國式摔跤,對其名稱和技術名稱的規范使用尤為重要。

          2.2、 群眾基礎薄弱、分布不均勻

          調查顯示,我國練習中國式摔跤的人口不足2萬人。近十年來,練習的人口主要來自于摔跤俱樂部的專業運動員以及競技體育運動學校和高等院校的學生,社會群體鮮少參與中國式摔倒的練習和比賽。其練習人口的分布不均,主要是來自河北、山東、內蒙古、陜西等北方地區,南方地區的練習人數較少。同時,盡管中國式摔跤在我國具有多種系列的全國性大賽,如錦標賽、冠軍賽、俱樂部錦標賽等,但總體來說,中國式摔跤并沒有形成完整的訓練體系,一方面是由于訓練人數較少未能構成健全的訓練體系,另一方面是由于中國式摔跤專業的管理部門成立時間較短,未能對整個訓練體系形成科學的指導。

          2.3、 管理機構、相關協會建設滯后

          自從中國式摔跤退出全運會正式比賽項目之后,作為非奧運會和非全運會項目重視程度與日俱減,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1997年國家體育總局體制改革,舉重摔跤柔道運動管理中心正式成立,而到2003年時,中國式摔跤才由舉重摔跤柔道運動中心正式管理,并開始進行項目發展規劃。到2006年正式成立中國式摔跤協會,負責管理有關的裁判員、競賽、教練員、推廣的各項工作。盡管相關管理機構和協會為中國式摔跤的推廣和普及做出了突出的貢獻,但由于相關機構、協會成立時間較晚,造成了中國式摔跤的發展存在很長時間的空白期,使中國式摔跤的項目推廣和發展較為落后。目前,除2006年國家成立了中國式摔跤協會外,只有少部分省市成立了中國式摔跤協會,如河南、內蒙古、合肥、吉林、開封等,造成地方性協會社團稀缺,在中國式摔跤發展的過程中,缺少協會的市場化管理,摔跤造成難以形成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和相關衍生品,最終無法實現自我供血式發展,難以推動中國式摔跤的良性發展。

          2.4、 競賽規則定位不清晰

          中國式摔跤競賽規則已經進行了11次完善和修訂,自新中國成立以來,全球化進程不斷推進,中國式摔跤的發展不斷受到國外競技項目的沖擊,如摔跤、柔道等。中國式摔跤為與現代化競賽制度相匹配,在規則上借鑒了西方格斗的裁判位置和場地規則等,同時為了體現中國式摔跤這一傳統體育項目的民族特色和自身技術特點,出現在競賽規則等方面不斷改變、左右擺動的現象。競賽規則是明確項目特點和技術方式的原則性說明,完善的規則有利于中國式摔跤的推廣和傳播。因此,在規則的制定中必須將中國式摔跤的特點融入其中,包括利用技術借助跤衣的把位將對手摔倒或出界,以及雙方在比賽過程中,任何一方膝關節以上的部位接觸到地面或者出界都將視為失敗。但是在現有的中國式摔跤競賽規則中,以上兩種項目特點表現的并不明顯。規則中更注重以跤去服區別其他的跤種,在跤衣、跤褲、跤鞋種類做出了明確的規定。同時,在規則中采用的是積分制,與同一動作多次將對方摔倒也視為有效得分,這與中國式摔跤“點到為止”的特點相背離。

          3、 中國式摔跤發展策略

          3.1、 加強地區間學習,融合現有流派

          目前,中國式摔跤具有不同的技術流派,如蒙古跤、保定跤、山西跤、北京跤等,不同的技術流派之間所展現出不同的中國式摔跤風格,形成各縣地區特色的技術風格。內蒙跤以力量見長,北京跤具有細膩的手法,山西跤注重運用抱腿摔,保定跤是將當地的武術技術與傳統摔跤相結合所形成的保定特有流派。中國式摔跤屬于格斗類項目,由于在比賽場上,運動員經常展現出不同的流派而使得在結果上經常出現不和諧的聲音,出現對判罰結果不同的意見。因此,在未來的發展過程中,應增強不同地區間的交流,在相互學習中提高中國式摔跤的技術,在保持現有技術風格的基礎上,探索更具中國傳統特色的技術和風格,增加中國式摔跤在競技格斗項目中的辨識度,促進中國式摔跤更好的傳播與推廣。

          3.2、 增強中國式摔跤的特有風格

          著名歷史學家董福林指出,中國式摔跤不僅是一項競技運動,更是與武術、京劇一樣展示著我國優秀傳統文化,是我國國粹之一。因此,中國式摔跤在發展過程中不應單單作為競技體育項目僅從項目的技術進行革新與發展,更重要的是依托于中國式摔跤所蘊含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強大生命力和持久的影響力進行繼承和創新。因此,以全球化競技體育為背景,從中國體育發展現狀的基礎,對中國式摔跤的歷程和蘊含的中國傳統文化為根本,科學歸納總結中國式摔跤的理論,形成屬于中國式摔跤的理論體系和技術風格,提高中國式摔跤在現代化競技體育中的話語權,為中國式摔跤的創新與發展提供基礎。

          3.3、 加強管理,形成多元發展模式

          目前,中國式摔跤是以政府支持為主的發展模式,因此,加強政府對中國式摔跤的支持對發展至關重要。以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為出發點,深入結合當前中國式摔跤的形式和問題,因地制宜的推進中國式摔跤的各項事業,形成以政府力量為主、協會主導,社會各界共同參與的多元化發展模式,使中國式摔跤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發展。加強舉辦中國式摔跤的競賽次數,探索不同舉辦形式和不同級別的比賽;加強中國式摔跤的后備人才培養,加強群眾對中國式摔跤的了解,增強群眾的參與度,聯合教育部門對中國式摔跤的支持,充分發揮高等體育院校、體育運動學校的資源優勢,大力培養競技型人才;完善管理部門、相關協會的規章制度,科學規劃中國式摔跤的發展,充分動員社會力量積極參與,為中國式摔跤的發展持續注入新的活力。

          3.4、 構建科學的理論體系

          由于中國式摔跤不是奧運會、全運會正式比賽項目,因此在科研領域,專家和學者對其的重視度不夠。依托于中國式摔跤屬于民族傳統體育學科的現狀,在學科和專業范圍內加強對中國式摔跤的人才培養和科研工作,建立統一規范的項目名稱、技術動作名稱、技術動作標準,加強中國式摔跤在社會經濟領域的探索,如健身等行業,利用高等院校的體育人才將中國式摔跤帶入社會,使更多的群眾認識、了解中國式摔跤,最終喜愛上這項運動,實現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相統一,促進中國式摔跤的更好發展。

          4、 結束語

          中國式摔跤通過對規則不斷的修改和完善,促進了中國式摔跤的現代競技化,有利于中國式摔跤的傳播與推廣。在文化上,采用了中國傳統的服飾,保留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特點;在管理上,通過相關管理部門、協會的設立和科學規劃為中國式摔跤的發展提供新的契機。盡管中國式摔跤在比賽規則、技術改良、傳播推廣中仍需要不斷的改進,但憑借著中國式摔跤特有的文化底蘊和各方力量的支持,其強大的生命力和持久的傳播力一定會成為我國傳統武術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我國傳統體育項目的發展注入新的活力。

          參考文獻

          [1]李福林,支強.二青會視域下中國式摔跤發展狀況研究[J]遼寧體育科技, 2021,43(1):107-113.
          [2]吳宣廷,郭玉成競技太極推手與中國式摔跤、柔道技術內容比較研究[]河北體育學院學報, 2020,34(1):85-91.
          [3]吳洪.中國式摔跤把位與技術運用成效研究[D]成都:成都體育學院, 2018.
          [4]朱建亮,葉偉中國式摔跤推廣策略研究[J]首都體育學院學報, 2017 ,29(5):425-428.
          [5]郭超.中國式摔跤的發展現狀及對策分析[D].廣州:廣州體育學院, 2017.
          [6]許立峰.中國式摔跤民間賽事發展現狀與對策研究[D].北京:北京體育大學, 2017.
          [7]王雪鵬我國優秀男子中國式摔跤運動員運動素質結構和評價指標的研究[D].長春:吉林體育學院,2017.
          [8]張雷中國式摔跤的傳統文化性解讀[J].體育文化導刊, 2016(6): 109-113.
          [9]高京.中國式摔跤發展研究[J].體育文化導刊, 2015(7):99-102,152.
          [10]梁劍飛全國七所體育院校開展中國式摔跤課程現狀研究[D].長春:吉林體育學院, 2015.
          [11]李全生,蒼海合和與競爭:中國式摔跤入奧可行性分析[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 2014,37(6):32-36+53.
          [12]花家濤,戴國斌從角抵到中國式摔跤[J].沈陽體育學院學報, 2013,32(6)-122-126.
          [13]蘇鴻濤,馬建國,朱建亮中國式摔跤發展的思考[J]首都體育學院學報, 2004(3):116-118.

        關聯標簽:
        聯系我們
        • 寫作QQ:3008635931
        • 發表QQ:3008635930
        • 服務電話:13701839868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shlunwen@163.com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將微信二維碼保存到相冊

        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識別

        1.點擊下面按鈕復制QQ號

        3008546108

        2.打開QQ→添加好友/群

        粘貼QQ號,加我為好友

        男女肉粗暴进来120秒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