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vhw13"></xmp>
      1. <bdo id="vhw13"></bdo>
        <track id="vhw13"></track>

        <menuitem id="vhw13"><strong id="vhw13"></strong></menuitem><tbody id="vhw13"><div id="vhw13"><address id="vhw13"></address></div></tbody>

        <menuitem id="vhw13"></menuitem>
      2. <track id="vhw13"></track>
      3. <track id="vhw13"><div id="vhw13"></div></track>

        熱門標簽: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比喻在《孟子》一書中的應用分析

        比喻在《孟子》一書中的應用分析

        時間:2021-09-13作者:張微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比喻在《孟子》一書中的應用分析的文章,孟子是戰國時期的哲學家、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他自稱“知言”,即善于辯論。東漢趙岐在他的《孟子題辭》中指出:“孟子長于用譬!奔撮L于比喻。孟子的長于論辯與善用比喻有密切聯系。

          摘    要: 孟子是先秦儒家的代表,游說于諸侯國,收徒講學,其言論和行動記載保留在《孟子》一書中,此書文勢充沛、善于雄辯、長于譬喻,用形象化的事物與語言說明復雜的道理。其特點可歸納如下:比喻結構類型多樣;喻體廣泛;在大量使用比喻的同時,套用排比、對偶等辭格,生動活潑、通俗易懂。

          關鍵詞 :     《孟子》 ;比喻;多樣性;喻體;辭格套用;

          孟子是戰國時期的哲學家、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他自稱“知言”,即善于辯論。東漢趙岐在他的《孟子題辭》中指出:“孟子長于用譬。”[1]即長于比喻。孟子的長于論辯與善用比喻有密切聯系。本文僅就比喻在孟子論辯中運用的一些特點作一些探討。

          一、比喻結構類型多樣

          先秦時代并沒有完整、系統明確的比喻理論,對其分類也是后代學者在歸納的基礎上所做的工作。但從《孟子》一書中我們可以發現孟子已經自覺地使用了多種比喻手法。

          (一)明喻

          明喻是比喻方法中最基本的形式。如:

          孟子曰:“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殺人者。如有不嗜殺人者,則天下之民皆引領而望之矣。誠如是也,民歸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誰能御之?”——《孟子譯注·梁惠王章句上1.6》

          孟子把人民歸附明君比喻成水往低處流,生動形象。孟子巧用比喻的目的也達到了,即勸說國君行仁政施行王道,千萬不要喜好殺戮,用正面結果引導勝似用反面后果警告,國君容易接受。一般用“猶”“若”“由”“譬若”等作為喻詞,形象生動,很有說服力。

          (二)暗喻

          孟子曰:“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饑色,野有餓殍,次率獸而食人也。”

          ——《孟子譯注·梁惠王章句上1.4》

          孟子把“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饑色,野有餓殍”作為本體,“率獸而食人”作為喻體,十分貼切恰當,不僅刻畫出了百姓水深火熱貧苦無依的痛苦處境,也突出了君王奢侈豪華殘暴無道的生活。
         

        比喻在《孟子》一書中的應用分析
         

          (三)借喻

          這種比喻手法在《孟子》中使用的頻率遠不如明喻和暗喻,但有一定的數量,如:

          孟子曰:“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孟子譯注·滕文公章句下6.2》

          孟子用“天下最寬敞的住宅”代替“仁”,用“天下最正確的位置”代替“禮”,用“天下最廣闊的大路”代替“義”,寓抽象于具體,形象生動、貼切恰當。

          (四)對喻

          對喻是本體和喻體兩相對稱的比喻,在這種比喻中,強調形式上的對稱,兼有對偶的特點,這時不出現比喻詞。宋·陳骙《文則》就對喻說過:“先比后證,上下相符。”莊子曰:‘魚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術。’《荀子》曰:‘流丸止于甌庾,流言止于智者。’此類是也。”[3]如:

          孟子曰:“規矩,方員之至也;圣人,人倫之至也。欲為君盡君道,欲為臣盡臣道,二者皆法堯舜而已矣。”——《孟子譯注·離婁章句上7.2》

          孟子把喻體“圓規和曲尺是方圓的標準”放在前,引出本體“圣人,是做人的標準”,把圣人比喻成規矩,具體形象的喻體放在前面可以首先讓人明白喻體,然后孟子說出其比喻的本體,就會讓人容易理解和接受。

          (五)類喻

          類喻是用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同一類事物比喻本體的修辭格[2]。

          孟子曰:“口之于味也,有同耆焉;耳之于聲也,有同聽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至于心,獨無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謂理也,義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故理義之悅我心;猶如芻豢之悅我口。”

          ——《孟子譯注·告子章句上11.7》

          例子中有三個喻體“口之于味也,有同耆焉”“耳之于聲也,有同聽焉”和“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本體在“至于心,獨無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謂理也”。孟子用三個同類的喻體層層推進、絲絲相扣,就是為了進一步闡釋內心也同口、耳、目一樣有相同的理義,舉一反三,說理明白曉暢。

          (六)諷喻

          《孟子》善用諷喻。諷喻是借用寓言、故事說明道理,委婉地規勸、啟發別人或者進行諷刺譴責。

          孟子曰:“今夫奕之為小數,小數也;不專心致志,則不得也。奕秋,通國之善奕者也。使奕秋誨二人奕,其一人專心致志,惟奕秋之為聽。一人雖聽之,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思援弓繳而射之,雖與之俱學,弗若之矣。為是其智弗若與?曰:非然也。”——《孟子譯注·告子章句上11.9》

          這是孟子為國君講的二人學棋的故事,首先告訴君主學習某種技藝不在于某人的智力的高低,而是取決于學習態度。這個故事似乎就是生活中的一個小場景,并不是孟子的憑空想象,用它來設喻形象可感,寓意鮮明而又委婉動聽。

          二、喻體廣泛

          取材廣泛,是大量運用比喻的先決條件。孟子閱歷豐富,學識廣博,他既有可供選取為喻體的知識和閱歷的豐富儲備,又有使比喻通俗易懂的高超表達技巧。孟子在他的論辯中選取的喻體非常廣泛,有重要的國家大事,有細小的生活瑣事,有虛擬的人和物,也有實在的高山流水。如:

          (一)農業類

          孟子曰:“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間旱,則苗槁矣。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則苗渤然興之矣。其如是,孰能御之?”

          ——《孟子譯注·公孫丑章句下4.4》

          孟子以農事這個眾人皆知的事物為喻體比喻國君治國、君子養義等,淺顯易懂。

          (二)百工技術類

          (1)孟子曰:“今有璞玉于此,雖萬鎰,必使玉人雕琢之。至于治國家,則曰:‘姑舍女所學而從我。’則何以異于教玉人雕琢哉!”

          ——《孟子譯注·梁惠王章句下2.9》

          (2)白圭曰:“吾欲二十而取一,何如?”孟子曰:“子之道,貉道也。萬室之國,一人陶,則可乎?”——《孟子譯注·告子章句下12.10》

          以上,孟子分別采用了“玉人雕玉”“一人制陶”等百工之事作比把一個個本體形象化生活化,讓聽讀者準確理解。

          (三)植物類

          孟子曰:“五谷者,種之美者也;茍為不熟,不如荑稗。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

          ——《孟子譯注·告子章句上11.19》

          (四)河水類

          孟子曰:“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殺人者,則天下之民皆引領而望之矣。誠如是也,民歸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誰能御之?’”

          ——《孟子譯注·梁惠王章句上1.6》

          (五)其他類

          (1)孟子曰:“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恭敬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

          ——《孟子譯注·公孫丑章句上3.6》

          (2)孟子曰:“圣人公得我心之所同然耳,故理義之悅我心,猶芻豢之悅我口。”

          ——《孟子譯注·告子章句上11.7》

          (3)孟子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

          ——《孟子譯注·離婁章句上7.17》

          例⑴的喻體屬人身器官類,例⑵屬食物類,例⑶屬動物類。

          以上,我們可以看出孟子設喻的喻體取材如此廣泛,幾乎涵蓋了人類社會中所有事項,由此可見孟子閱歷之豐富是一般人不可及的。

          四、辭格的套用

          孟子在運用比喻這種辭格時往往套用其他的辭格,如:

          孟子曰:“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恭敬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

          ——《孟子譯注·公孫丑章句上3.6》

          排比運用于行文說話中,既能體現出說寫者對事物認識的全面與深刻,也能體現出說寫者語言文字水平的極大魅力。詞組、句子、段落的有機排列和組合常常給人聽覺極大的沖擊力,排比用于敘事則全面周詳;用于描寫,則深刻有力。孟子運用排比嫻熟得當,使語言表達形式整齊、音韻和諧,讀之上口,聽之入耳。

          又如:

          孟子曰:“吾聞出于幽谷遷于喬木者,未聞下喬木而入于幽谷者。”

          ——《孟子譯注·滕文公章句上5.4》

          《孟子》中使用對偶的例子數量非常龐大,正是因為比喻與對偶辭格的套用,所以《孟子》一書中的詞句篇章對仗工整,節律鮮明,朗朗上口,加之形象生動的比喻,使《孟子》中的詞句內容精練、淺顯易懂。

          通觀《孟子》七篇二百六十章,孟子使用了大量的修辭手法,使《孟子》敘事生動凝練,分析事理精辟入微,說理性很強。很多語句被后人廣泛傳誦。雖然孟子所處時代修辭思想還處在萌芽時期,沒有一套系統、明確的修辭學理論,但孟子使用的比喻修辭手法技藝嫻熟、言語犀利,足以證明孟子是一位語言大師。

          參考文獻

          [1]周振甫中國修辭學史[M].北京:商務印書館, 2004.
          [2]唐松波,黃建霖漢語修辭格大辭典[M].北京: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 1989.
          [3]陳望道修辭學發凡[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7.

        關聯標簽:
        聯系我們
        • 寫作QQ:3008635931
        • 發表QQ:3008635930
        • 服務電話:13701839868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shlunwen@163.com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將微信二維碼保存到相冊

        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識別

        1.點擊下面按鈕復制QQ號

        3008546108

        2.打開QQ→添加好友/群

        粘貼QQ號,加我為好友

        男女肉粗暴进来120秒动态图